酷鸽网 新闻 人物 正文

卡尔.慕利门传(十)

发布时间:2009-07-31 14:19 来源: 点击()

    附2:
    在现代赛鸽运动史上,居住在莫克普拉斯(Merksplas)的格斯特·霍夫肯(Gust Hofkens)是具有传奇色彩的人物之一。他的职业是屠夫,但是不久,作为顶尖赛鸽高手和育种专家的声誉便传遍了安特卫普省(Antwerp),然后又迅速地扩展到了整个比利时和世界的各个角落。就像卡尔·慕利门(Karel Meulemans)的鸽子一样,霍夫肯(Hofkens)的鸽子在其他人的鸽舍中也赢得了许多重大赛事的冠军。比如被称为布拉邦省(brabane)旋风的库森·范德威尔(Goosens-Van de Weyer),烈日省(Lier)的马力曼·雷(Mariman-Raey),他们都获得过在烈日省(Lier)具有较大影响力的哈福(Hafo)俱乐部的冠军,还有波治(Bourges)和利摩治(Limoges)国家赛冠军,,这些成绩全都要感谢格斯特·霍夫肯(Gust Hofkens)。另一个著名的人物是居住在墨克塞姆(Merksem)的凡瑞恩·克劳克(Van Rhijn Kloeck ),他曾经获得过14次总冠军,被誉为安特卫普(Antwerp)联盟之王霍夫肯(Hofkens)鸽舍最出名的鸽子是“派恩白羽号(Witpen Paenen)”和它的配偶“尤斯雌(Theeuwes hen)”。就像慕利门的“老凡登布希(Oude Van den Bosch)”和“灰詹森雌(Blue Janssen)”一样,“派恩白羽号(Witpen Paenen)”和 “尤斯雌(Theeuwes)”奠定了霍夫肯(Hofkens)赛鸽事业成功的基础。这羽雄鸽来自杰克·派恩(Jaak Paenen),在当时的安特卫普省(Antwerp),此人的知名度很高,在中距离的比赛中取得了极其出色的成绩,可以和许多同时期的赛鸽名家齐名,如修士肯·冯莱尔(Huyskens-Van Riel)、查理·布莱姆栋克(Charles Bremdonckx)、瑞恩·史地金(Rene Stijnen)、简·凡豪栋克(Jan Van Hoydonck)和冯斯·詹森(Fons Janssens)等人。这羽雌鸽来自于居住在波拜尔(Poppel)的盖斯塔夫·尤斯(Gustaaf Theeuwes),他所居住的地方处在荷-比交界处,他经常击败已经成名的路易斯·凡龙(Louis Van Loon)、考尼尔·哈福曼(Corneel Havermans)以及路易斯·凡高(Louis Van Gorp)等人。

    自从这一黄金组合产生以后,著名的“三环号(Drijbander)”很快就诞生了(有时也写成Driebander),这羽鸽子使得霍夫肯(Hofkens)闻名于世。它的品质可以说是非常的优秀,它的儿女为杨龚多拉斯(Jan Grondelaars)建立起了伟大的鸽队。“独眼号(一只眼Eenoog)”是“三环号(Drijbander)”之子,是杨龚多拉斯(Jan Grondelaars)取得成功的最大功臣。格斯特·霍夫肯(Gust Hofkens)的成就并不仅仅依赖于“三环号(Drijbander)”这一羽鸽子,其他顶尖的鸽子还有“长途号(Fondman)”,被卖给了居住在波特墨比克(Boortmeerbeek)的库森·范德威尔Goosens-Van de Weyer),著名的“小灰号(Kleine Blauwe)”曾经获得过40次冠军,当然还有“温柔号(Geschifte)”。“温柔号(Geschifte)”在霍夫肯(Hofkens)去世后举行的拍卖会上以天价卖给了迪塞尔(Dessel)的简·罗曼(Jan Rommens)。同样简·罗曼(Jan Rommens)成为1975年9月21日沃特斯-慕利门(Wouters-Meulemans)拍卖会上晚生幼鸽的大买家。后来罗曼(Rommens)将“温柔号(Geschifte)借给了奥斯塔克(Oostakker)的劳尔·沃斯屈特(Raoul Verstraete),最后,当罗曼(Rommens)患上重病的时候,通过中间人法兰斯·马力安(Frans Marien卡尔·慕利门的合作伙伴)卖给了戈马力·弗布鲁恩(Gommaire Verbruggen)。在这里我给大家讲述一个趣闻,由霍夫肯(Hofkens)本人做出的“小灰号(Kleine Blauwe)”的最后一个儿子最终死在戴利门(Daelemans)鸽舍,在它的一生当中也繁殖出了许多优秀的鸽子,它的环号是722/77,也被称作“霍夫肯灰(Blauwe Hofkens)”,它在1998年死去,当时已达21岁的高龄,直到它19岁的时候才停止了生育。
    莫克普拉斯(Merksplas)和阿连栋克(Arendonk)彼此之间的距离很近,因此卡尔·慕利门以及他的黄金配对“老凡登布希(Oude Van den Bosch)”和“灰詹森雌(Blue Janssen)”,并没有引起那里人们的太大震惊,不久人们又开始认识到格斯特·霍夫肯(Gust Hofkens)和他的超级配对派恩白羽号Witpen Paenen)”Ⅹ “尤斯雌(Theeuwes hen)”。两位赛鸽强豪终于相聚在一起,并且决定相互交换鸽子。霍夫肯(Hofkens)得到了一些黄金配对的直子和直女,当然慕利门也得到了“三环号(Drijbander)”和“温柔号(Geschifte)”的后代。格斯特·霍夫肯(Gust Hofkens)的过早去世,阻止了他进一步对慕利门血统鸽的充分发挥,然而卡尔却把霍夫肯(Hofkens)的鸽子完全融进自己的赛鸽血统当中,并且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他用慕利门血统的鸽子杂交霍夫肯的鸽子繁育出了一批顶级的赛鸽,它们不仅仅在慕利门的鸽舍,而且也在其他人的鸽舍中发挥的同样出色。在早些时候,当我告诉戈马力·弗布鲁恩(Gommaire Verbruggen)一些关于霍夫肯优秀赛鸽的时候,他立即向简·罗曼(Jan Rommens)购买了“温柔号(Geschifte)”。作为法兰斯·马力安(Frans Marien)的好朋友,弗布鲁恩(Gommaire Verbruggen)经常从马力安-慕利门(Marien-Meulemans)鸽舍挑选慕利门-霍夫肯的杂交鸽。戈马力的出色表现再次证明了卡尔·慕利门在育种上敏锐的嗅觉,同时也证明了他亲手做出的那些出类拔萃的种鸽的优秀品质。直到今天,在许多大铭鸽的身上还可探寻到最初的黄金配对和霍夫肯鸽杂交的痕迹。

关键字:

责任编辑:kuge

相关阅读

已有人参与

鸽友评论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更换一个

精彩推荐